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的万能火种 > 第10章 王穹的野心!太刺激了(四千字大章)
听书 - 我的万能火种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10章 王穹的野心!太刺激了(四千字大章)

我的万能火种 | 作者:夏君吉| 2021-03-14 15:11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
对于明浩然而言,如果不是当年遇见王穹,或许他如今依旧只是一个二流世家的纨绔,整日游手好闲,既不能传承家族衣钵,也不能独立门庭。

最终只能成为族中最底层的存在,在诸多产业中谋一份差事,寻个同样出身的世家女子,过完这一辈子。

可是命运给了他选择的机会。

当年的明浩然,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王穹,面对生死,依旧站在了他这边。

从那一天起,他的命运便走向了另一条路。

今时今日,明浩然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纨绔了,小明尊的凶名洞彻北境,强如神庙都要派遣嫡系弟子前来追杀,这本身就是一种肯定。

纵然如此,明浩然也未曾皱过眉头,失过神色。

可是如今,当他再次见到王穹的时候,整个人终于失去了以往的从容淡定,眼中隐有晶莹,透着骇人的异彩,身子都忍不住颤动起来。

相比于叶默,他对王穹多了一丝憧憬与感激。

“偶像……我……我没给你丢脸……“明浩然涩声道。

此时,一众神庙弟子面面相觑,脸上涌现出骇然见鬼的神情。

这可是小明尊啊……杀伐无忌,不知多少高手死在了他的手中,面对神庙的追杀都没有皱过半分眉头,眼前这个男人是谁?竟然让其如此失态。

想到此处,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王穹身上。

“你已经很好了,好好体悟,生死一念,这是你的机缘!”王穹抬手示意,与此同时,一道元气渡入明浩然的体内,后者乖乖地退到了一边,恢复伤势,参悟刚刚所得。

至于王穹,明浩然没有丝毫的担心。

对于这位偶像,他有着近乎入魔般的信心。

嗡……

就在此时,王穹一步踏出,站在了明浩然的身前,深邃的目光扫过所有人的脸庞。

他虽未动?可是一股可怕的压力如天岳崩塌?从四面八方碾压而来。

这一刻,所有人都变了脸色。

就连罪剑刑的眼中都忍不住透出惊悚的目光。

眼前这个男人还未出手?可是气势之大?充塞天地,就算是他都隐隐生出了一种无力感?似乎与此人争锋,便是在与天为敌。

这是他出道以来都从未有过的事情。

同辈之中?能够给他如此压力的?放眼北境,不过凤毛麟角而已。

“你是什么人?”罪剑刑咬牙喝道。

他怕自己再不说话,就要被这股气势压垮,因此放声大喝?做惊雷震鼓之状?惊醒众人。

“幸好有罪师兄在,否则的话太危险了!”

“此人到底什么来头,仅凭气势几乎就要将我们压垮,这……这到底是什么修为?”

“可怕……刚刚太危险了,差点便走火入魔?堕入亡道……这种手段……北境还有如此高手?”

所有神庙弟子面色惨然,衣衫早已被汗水侵湿?一副建见了鬼的模样,死死地盯着王穹。

身为神庙弟子?对于北境年轻一辈的高手几乎都是了若指掌,似乎并没有这么一位。

“哦?不错的资质?难怪纵横北境这么多年?后辈弟子果然有些门道。”王穹轻语?点了点头。

在他的气势压迫之下,非但没有失去反抗之力,还能苏醒过来,就凭这一点,就胜过寻常势力了。

不过……这点资质在王穹眼中也算不得什么。

他一声落下,如天雷浩荡,又似怒海翻波,一字一句,好似擂鼓般敲打在众人心头。

“噗……”

一名弟子终于承受不住,鲜血喷涌而出,心脉碎裂,整个人硬挺挺地直接到了下去,火种熄灭,生机断绝,直接被他活活吓死。

这一幕,让所有人都差点崩溃了。

“怎……怎么会……补……补元境……被吼死了!?”

剩余的弟子看着同伴的尸体,仿佛见了鬼一样,脸上除了难以置信,便是惊恐莫名。

堂堂补元境高手,竟然被一个同辈活活吓死了,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就算说出去,恐怕都没有人相信。

可是就是如此诡异的恐怖,却活生生,血淋淋地展现在了他们的眼前。

此刻,天地间那种雄浑如一的压力更加沉重了。

所有人都仿佛坠入深渊,有无数的枯手在拉扯着他们,似乎只要稍一松懈,便会坠入阿鼻地狱,永不超生。

就算是罪剑刑都承受着可怕的压力。

“你……到底是谁!?”罪剑刑紧咬牙关,再次喝道。

“动了我的人,还敢问我的话?”

冰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,王穹的身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消失,当他们反映过来,王穹已如鬼魅般站在了罪剑刑的身前,宽厚的手掌缓缓落在了他的肩头之上。

“你的实力不错,还能灭掉我的人!?”王穹轻语,五指渐渐并拢。

刹那间,一股可怕的怪力顺着罪剑刑的肩头蔓延开来,此时他便感觉到仿佛有一座小山压在了肩头之上,一身的血气都被拿捏一处,仿佛随时都会爆开。

此刻,罪剑刑全身筋骨齐名,仿佛弓弦震荡,传递出一股玄妙的波动,尤其是他的脊椎,好似一道剑胚,散发出凶戾的杀伐之气,竟然在抵御着王穹的力量。

“你真当我是软柿子不成!?”罪剑刑一声厉吼,终于从那恐惧之中缓过神来,一声暴喝,难掩凶气,

全身的骨头好似剑吟般,产生共鸣,血气激活,恍若剑意冲天,从肩头透出,就要将王穹的手掌绞杀。

“罪剑骨……师兄无敌……”

所有人在那剑骨震荡之下都清醒了不少,眼中迸发出希冀的光芒,甚至有人忍不住惊呼出身。

要知道,罪剑刑乃是修炼了筑基法的无上高手,并且还是修炼了神妙的至高传承之一《罪剑炼骨法》,以此开骨,全身血气如剑,骨如剑胚,霸道惊人。

罪剑刑更是以此为名,杀伐之术,震动北境。

因此,跟他比拼肉身,简直就是自寻死路。

“罪剑骨,既名为罪,自当伏诛……”王穹轻语,面对那恐怖的血气剑意,他的手掌未曾退缩,反而往下一按。

轰隆隆……

筋骨齐名,若天雷崩越,体内宝骨泛起斑驳霞光,好似星纹灿烂,可怕的力量如洪水决堤,滚滚而至,直接将罪剑刑全身的骨头震得粉碎。

罪剑骨,又怎能与元灵骨相提并论?

噗……

罪剑刑一口鲜血狂涌而出,整个人宛若死狗一般横飞了出去,顺带着,几粒骨头渣子从伤口裂缝处掉落出来,新鲜无比。

“怎么……怎么可能?罪剑骨竟然不敌?那可是无上筑基法……”

“肉身比拼……怎么会如此不堪?他……他到底修炼得是什么……什么东西?”

“不可能……罪剑骨怎么会败?这门筑基法号称专擅杀伐,凶戾如剑,以大罪压人……怎么会败?”

众人惊悚,简直不敢相信。

要知道,对于神庙弟子而言,并非人人都可以修炼《罪剑炼骨法》,一旦大成,万中无一,凭借肉身都可纵横北境。

哪怕在神庙之中,这都属于顶尖一流的筑基法门。

如果凭借异能或者是宝物,将其击败,那还好理解一些。

比拼肉身,竟然败了?这简直匪夷所思,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。

他们却不知道,王穹修炼得乃是驴爷秘传的《元灵锻骨法》,这篇筑基秘法可是来自《罗天手札》,为林罗天所留,岂是非凡?

“罪剑骨,恶刃髓,凶兵血……小崽子,你只练成三分之一,也敢在我面前叫嚣?”王穹默然道。

“你……你怎么会知道?”

罪剑刑闻言,面色骤变,比他被一招击败还要震惊。

世人只知道《罪剑炼骨法》,却不知道这篇筑基法只是残篇,与神庙另外两篇筑基法《恶刃洗髓功》、《凶兵化血术》同出一源,全都来自于一部叫做《兵体》的神秘典籍。

传闻三法合一,才是真正无上筑基之法,转化肉身,如铸神兵,辟易万法,纵横不败。

这门古老的典籍传自三千年前,一位盖世高手,此人当年凶名滔天,曾经与林罗天争雄。

他留下的这片法门,可谓是旷世奇功,可是无尽岁月以来,从来无人可以练成。

所以神庙高手便另辟蹊径,将《兵体》一分为三,虽然威能骤减,不过修炼难度也大大降低。

此乃绝密,就算是神庙之中也罕有人知。

王穹默然不语,他身怀《东神秘录》,这本就是光明殿东神宫记录天下秘事的奇书,上面自然有关神庙的这段记载。

此刻,他的目光一瞬不瞬,思绪迸发,如灵光闪烁,观察着罪剑刑。

“你……你将我当成了试验品……想要洞悉我修炼的法门!?”罪剑刑看出了王穹的用意,顿时一股狂暴的怒意冲天而起。

这么多年以来,他还没有受到过这般侮辱,同辈相争,在眼前这个男人眼中,他竟然只是个试验品而已。

这让他的自尊心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践踏。

“弱者还有资格谈自尊?”王穹摇了摇头。

他一指点出,一丝血气萦绕指剑,气息变化,如大罪加身,演化剑意。

“这……这是……”

罪剑刑瞳孔骤然收缩,露[新]出无比惊恐的脸色。

他自然认得出来,王穹指尖那道血气的气息,简直……简直与他的罪剑骨如出一辙,以骨压血,罪演剑气……他苦练了多少年?方才达到这一步,眼前这个男人竟然瞬息成就?

“你……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此时此刻,罪剑刑真的慌了,什么争雄,报复,自尊……统统忘乎所以,如今他的心中唯有恐惧。

到了这时候,他方才知晓,眼前这个男人来历惊人,跟他压根就不是一个数量级的。

“这种力量似乎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!”王穹摇了摇头。

自从黑莲神形彻底觉醒之后,他的真元转化,便生出了一些不可思议的变化。

罪剑骨的力量在他面前,已经没有丝毫秘密可言了。

“难怪小明尊有恃无恐,原来身后藏着你这样的高手……”罪剑刑眼中闪烁着凌厉的光泽。

这一刻,他全都想通了。

小明尊看似狂妄霸道,纵横北境,不知惹来多少仇家,实际上,这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,小明尊只不过是明面上的诱饵而已,为得便是将北境的盖世天骄全都引出来……

真正在后面得,实际上是眼前这位深不可测的大高手。

他就如同一张巨网,想要将年轻一辈的高手尽都压服,一网打尽,气魄之大,野心之盛,手段之强简直不敢想象。

“原来你是想称霸北境,真是好算计……”

罪剑刑咬着牙,面如死灰,如此心机,如此臣服,如此手段……他还有什么好说的?

“什么玩意?”

王穹一怔,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“像你这样的高手,还需要掩饰吗?你的确有资格挑战北境,与所有人为敌……”罪剑刑忍不住叹道。

纵然不甘,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,眼前这个男人的确有这样的资质。

“你……你放屁……你踏马别乱说……”

好家伙,一句话,直接把王穹干到了整个北境的对立面!

与所有人为敌?

这踏马是怎么想出来得?

他才刚刚进入北境,不到三天的时间,就尼玛要挑战所有年轻高手?横扫北境?

北境之中,谁是谁他都还没有搞清楚!

“不屑承认吗?”

罪剑刑面色惨然,心灰意冷,这个男人高傲如此,竟然当真没有将他放在眼中,连听一句真话的资格都没有?

不过很快,罪剑刑神色异变。

如此高手,岂会遮遮掩掩,他不会,也不屑。

“难道你的野心不止于此?”

罪剑刑双目圆瞪,脑海里灵光一闪,身躯大震,似乎想到了一个恐怖的可能。

他如此反常,眼睛瞪得像铜铃,射出闪电般的精明,倒是让王穹吓了一跳。

这踏马是中邪了?

“你……你莫非是想……颠覆神庙无尽岁月以来的统治,打破北境的格局!?”罪剑刑惊悚道。

“……”

此言一出,所有人都变了脸色。

就连王穹都是一脸惊疑看向罪剑刑,他都不知道自己居然有这么大的野心!?

太刺激了!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