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科幻·灵异 > 地府巡灵倌 > 第1632章 残盘掌魔院
听书 - 地府巡灵倌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1632章 残盘掌魔院

地府巡灵倌 | 作者:彼岸浮屠| 2021-03-14 15:41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
“怎么,做不到吗?”

我嘴角一挑,故意释放一点杀意。

“哼,姜馆主这是在吓唬本座吗?那你可就找错人了。

再有,旧杏观已易主到吾主弥罗圣驾的手中了,你找本座要它,岂不是缘木求鱼?嘿嘿嘿。”

莫十道讥笑起来。

“果然是被控魂的,称呼都变为圣驾了?莫名其妙。”

暗中腹诽一番,我眼前闪过弥罗其貌不扬的胖脸:“就这厮,如何敢让属下尊称圣驾的?笑死个人了!”

心底偷笑,不好表现出来。

“易主,你扯什么犊子呢?风水环动千葬局的主阵眼在我手中,正是那白骷法具,怎么可能易主到他人手中?”

我冷笑起来。

“姜馆主何必自欺欺人,本座早就说过,白骷法具对你认主到极高的程度,你才能遥控旧杏观中的环动千葬局。

但可惜的是,直到目前白骷对你的认主度也没提升多少,按照这速度计算,你想要掌控千葬局至少也得数百年时间,才能慢慢提升到预设好的认主度。

在此之前,旧杏观仍旧掌控在本座和众魔院长老团的手中,但我们已经被主人控魂了,旧杏观可不就到了主人的手中吗?这点逻辑关系还用继续为你细说吗?”

莫十道连讽带刺的来劲儿。

知道他心头必然是后悔当初不该给我留生路的,但很是可惜,这世上根本没有后悔药可买。

我不屑的笑了一下,忽然冷声说:“莫十道,环动千葬局其实是个残破的阵盘,被众魔院炼化到旧杏观中,和此地合二为一了,是也不是?”

莫十道脸上笑意霎间消散,危险的眸子死死盯住我,阴测测的说:“姜度,你如何知道此等秘事的?本座从未对他人说过。”

他眼底深处都是怀疑和忌惮。

“你不必多问,只需知道一点,我知道千葬局的来历就成了。”摆摆手不置可否。

难道能告诉他说这事儿是63号墓铃告知的吗?

根本没法解释的,那就只能装高深莫测了。

没错,墓铃出的主意就是掌控环动千葬局。

也就是墓铃能看出旧杏观中炼化了一张来自高阶位面的残破阵盘,反正我是半点都没有头绪的,还自家脑补为阴山阁秘传的风水大局呢,看来自己过于天真了。

不对,也不算脑补,因莫十道言语间暗示过,才让人们得出这种结论的,果然狡诈!以此掩盖千葬局的真实来历。

此物的真实等级已超越中阶位面,即便是残破的,但它要是完全张开,理论上也能护住我方大能十几分种不被异界战舰扫描网发现。

即便只是理论上的我也不能放弃机会,所以就找到旧杏观来了。

“你不说本座也不追问,但你点出阵盘来历又有什么用?你还是拿不走它,白骷的认主度不够是硬伤。”

莫十道一侧的眉头挑起,有点幸灾乐祸的味儿。

“所以来此就是找你的呀,咱们别拐弯抹角了,打开天窗说亮话好了。

我需要掌控千葬局阵盘,就问你有没有让我快速得到白骷法具高级别认主度的办法?如果有,那你可以提条件了,只要我能办到的,都办!”

言简意赅的将意思说明,深深的看向莫十道。

事态进展到这一环就属于赌一把的性质了。

莫十道要是没有提升认主度的捷径,得,千葬局我是带不走的,那就没法利用它为我方法师遮风挡雨。

因而话说到这里,我表面看似冷静其实心都提了起来,深恐莫十道摊开手表示没辙。

莫十道的表现却让我心头一喜。

“条件?什么条件都可以吗?”

他问了这么一句话。

“有戏!”我心头狂喊这两个字。

稳住心神,冷声说:“当然有所限制,比如,不能为非作歹、伤天害理,更不能超出我的能力范围之外,且必须是合理的条件。”

“让主人解开本座和众魔院法师的心魂束缚,可否?再有,你我当初有口头协定的,待到你能力足够,必须带领众魔院走向辉煌,顺道,扫平夜山阁!”

说到这里,他开始咬牙切齿了。

“莫十道,夜山阁元气大伤,连瓷盘都陨落了,各院高手也损失了不老少,只剩拓跋乐和一些老怪了,你为何如此执着于灭了他们?”

我有些不解。

阴山阁巨变已过去多少年了?莫十道的仇恨却不减反增?这人的心理真就和旁人不同。

“姜度,有些事本座没法对你细说,但这些年支撑我活下去的动力就是让众魔院重临方外大地,顺带着消灭夜山阁,你若是做不到,那就不用继续谈了。”

莫十道作势欲要起身。

“你还真是固执,实话和你说,目前夜山阁残余人手都在方内道馆分道场居住,他们已经算是我方阵营的一份子了,当此抗击异界入侵的紧要关头,我不能算计以往恩怨,得团结一切可以运用的力量。

所以说,灭了夜山阁是万万不能答应的!

但我可以答应你前面的那两个条件,想办法让弥罗归还给你们自由,之后我亲自接管众魔院,带领它走上正道,走向辉煌。

这是我能力的极限了,你考虑一下是否接受?

提醒一声,前提条件是,你得有办法让我走捷径获得白骷法具的高阶认主度,并能顺走旧杏观千葬局。”

我的语气非常严肃。

不管拓跋乐他们为人怎样,目前算是战友,那就没有背后算计战友的道理。

至于未来?假设说顺利驱逐了异界大敌后,夜山阁在拓跋乐带领下明面正道、背面邪道,那我才有理由出手,否则,凭什么动人家?

至于七八十年前的恩怨往事,在异界大敌入侵面前,算个毛?

“姜度,你有能力毁了夜山阁,为何妇人之仁?”

莫十道很是不甘心。

“你让我背信弃义吗?抱歉,做不到。”

语气极为强硬。

“好,好,好!”

莫十道被气的连说三个好字。

但他没有起身离开的意思了。

“你这个话我是否可以理解为交易起效了?”蹙眉询问。

“本座同意了,但你得立下誓言,这两个目标必须完成。”

莫十道很是痛快的应下来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